飛鹿言情小說網

絕命妖姬 一代寵妃 第四十二章 真正的他(求收藏!!!)

  “公子,落歡姑娘已經蘇醒過來了。”

  男人聽到來人的稟告后,便直接轉身來到了藥廬中,站在門口,原本高大的他完完全全遮住了外面的光芒,使房間顯得有些黑暗,而他只在門口探頭望了望白亦歡,便又直接轉身徑直走出了院落。

  “詩雨,他?”

  “他已經等了很久了,可能只是想看看你的狀況吧。”

  白亦歡看著他消失的背影,心里突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緒,一種她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情緒,它的出現似乎有些擾亂白亦歡原本平靜如水的心境,奈何剛剛蘇醒的她,身體虛弱不堪,又直接暈倒在詩雨的懷里了。

  “爺爺,你看歡兒又……”

  老大夫走過來查看了一番,便直接說道,“沒事的,這孩子只是身體過于虛弱,待她醒過來吃點東西就好了。”

  詩雨聽見爺爺這么說,頓時一顆懸著的心也就放下了,又把目光投向了白亦歡的身上,然后又將懷中的她,緩緩放下chuang榻之上,轉身便離去了,不大一會兒,便直接端著一碗粥回來了。

  詩雨邁進房屋,走到白亦歡的身側,輕輕推動著白亦歡的身體,奈何她沒有任何反應,又搖晃了一下她的身體,白亦歡這才悠悠醒來,睜開眼睛就看詩雨在自己的身邊。

  “詩雨,怎么了?”

  “歡兒,你已經睡得足夠了,快點起來吃點東西,然后再休息,不然這樣你是沒有體力的。”

  白亦歡看著詩雨手上的粥碗,聞到了食物散發的香氣,肚子竟然也不爭氣的叫了起來,然后坐直身體,準備從詩雨手中接過碗,可是詩雨卻把手直接收了回去。

  “詩雨!”白亦歡露出一副可憐巴巴的表情,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詩雨。

  詩雨看見她這幅孩子氣的模樣,忍不住笑了笑,又繼續開口說道。

  “歡兒,我喂你吧。”

  白亦歡聽了有些受寵若驚,可是看著她的笑臉,心里有一股熱熱的東西在流動,感覺好甜蜜的味道,隨即也點了點頭,靠在chuang頭,看著面前的詩雨。

  “嗯!”

  詩雨一只手拿著碗,另一只手拿著瓷勺,舀出一勺粥,放在zui邊吹了吹,然后又遞到了白亦歡的zui邊。

  “歡兒。”

  “啊,詩雨,我覺得你把我完全當成了一個沒有自理能力的孩子了,還有我覺得你以后一定是個賢妻良母喲!”

  “歡兒在我眼里就是個孩子啊!”

  “詩雨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,看你這模樣,說你不是個孩子都沒人信。”

  “哼,詩雨,我真的不喜歡你了,老是打趣我。”

  “明明是你開始的,說不過我,就開始裝委屈了嘛。”

  詩雨說完,看著白亦歡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,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臉,又繼續喂她吃飯。

  “說真的,詩雨,你一定肯定是個賢妻良母。”

  “又開始了?”

  “沒有,我真心這么覺得啦。”

  “嗯?吃飯!”

  “你瞧你這么細心,最重要的是你的心,是天底下我見過最善良的!”

  “好了,就你會說話!”

  “事實嘛!”

  白亦歡委屈的說著,然后又看著詩雨,想起自己剛剛說的話,又忍不住偷笑起來,詩雨看到她這樣也忍不住笑了起來,還不忘加了一句,“我覺得歡兒以后肯定也是個賢妻良母。”

  “真的嗎?”

  “對啊,肯定能和你的孩子玩的很好,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詩雨,你,真的壞哦!”

  白亦歡說完直接就坐起來,緩緩靠近詩雨,一雙小手不安的開始行動著,突然之間,直接沖了過來,瘋狂的和詩雨兩個人玩鬧了起來……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“不鬧了,歡兒,你需要好好休息,喝完這碗粥,就好好躺下哈。”

  白亦歡看著詩雨,點了點頭,把她手里的食物吃了個干凈,然后就聽話的躺下了,詩雨替白亦歡蓋好了被子。

  “歡兒,睡覺呢,自然要閉上眼睛,你這睜開是什么意思呢?”

  白亦歡聽見詩雨的話,有些難為情,她的倔強還在讓她堅持著。

  “我平時就,就這樣啊!”

  “哦?”

  “好了,乖,閉上眼睛睡會,我把藥搗好就回來陪你。”

  “嗯,好吧!”

  說完,白亦歡閉上了自己的眼睛,詩雨看見她終于聽話了,也轉身直接走出了屋子,然后靜悄悄的關好了房門,徑直回到了藥廬。

  待詩雨的身影直接消失,一旁突然竄出了一個人影,直接推開了房門,走了進去,站立在白亦歡的chuang榻之前,而白亦歡呢,迷迷糊糊地陷入了睡夢之中,處于一種半睡半醒之間的狀態,但她似乎感覺自己的身邊站了一個人,只是沉重的眼皮讓她無法蘇醒過來,只能靜靜感受著來人的一切。

  男人在白亦歡的chuang邊坐好,shen手摸了摸她的額頭,又將她的碎發輕輕撩到耳后,靜靜的看著眼前的白亦歡,卻什么話也不說,白亦歡在恍惚之間似乎感覺到這些微妙的變化,可是卻聽不見任何的聲音。

  “落歡,我知道你已經睡熟了……”

  白亦歡整個人仍舊陷入一種近似于夢游的狀態,但是對于他的話,入耳竟然是那么清晰,就這樣,她閉著眼睛安靜的聽著他說的每一個字,每一句話。

  “我知道,因為慕言的事情,你才出現在我的面前,我也知道,你對我的印象一直都不好,其實,我只是……”

  此時的白亦歡心里想著,自己只是閉上眼睛罷了,這可是你要說的,我什么也不知道,但是突然聽到他的話聽了,心里卻有點好奇接下來的話了。

  “落歡,慕言是我平生見過的人里,唯一一個對我不再是卑躬屈膝,不再是唯唯諾諾的人,她的特別讓我想要她一直留在我身邊,可是那天,我似乎,覺得她也不過是一般女人,她對那個傻小子有意,我只是執拗固執的想要一個她,直到遇見你,我覺得,原來,世上還有像你這般有趣的人,我千方百計的留下了你,我不知道到底是對還是錯。”

  白亦歡仍然聽著他的話。

  “我知道你不會聽見,所以我想告訴你,這些話我從來沒有對第二個人說過,你可能會笑話我吧!”說完,男人苦笑了一下。

  “堂堂將軍府的二公子,身體羸弱不堪,盡管享受著府中眾人的愛護,可是質疑的目光,背后的言語卻一樣不缺,就連兄長和父親也是一般無二,我厭惡了這種感覺,更討厭自己這副軀體,也討厭那個身份,處處讓我沉溺于懸崖邊,進退兩難,所幸母親讓我來這里暫居,而我,Ri夜夜勤加練習,身體也略發康健,可是似乎卻……”

  白亦歡靜靜聆聽著,卻感受到了他話語中的悲戚,她心想,難道這才是真正的他?

  “也罷,只是說說,你尚且好好休息。”說完,意欲起身退出,不料一只手竟然被chuang上的人死死的攥在了手心里。

  他驚嘆不已,但也停止了自己的動作,又做回到chuang榻邊,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個更加特別的女孩,不知為何,這顆心似乎總能為她而動。

  她的手握住了他的手,可這并不是白亦歡心中所想,情急之下居然會做出這樣的行為,她簡直要把她自己弄死了,只是好奇他接下來的話,卻不曾想,他不再說了,反而一直看著自己,真真是自己把自己給笨死了。

 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,詩雨沒有想什么,直接就推開了房門,映入眼簾的便是自家公子的手被白亦歡握的緊緊的,看到這一幕,詩雨并沒有多驚訝,只是稍微側目,就直接走到了他們兩個人的身邊,男人的臉色明顯有些掛不住了,想要試圖解釋什么,卻發現此時此刻似乎說什么都不合適,也就選擇閉zui了。

  “少爺,歡兒一切尚好,請您勿掛心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奴婢知曉您掛心歡兒,特地說明。”

  “哦,啊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嗯,那接下來交給我吧!”

  詩雨說完,直接用手輕輕拍了白亦歡的手,拍了幾下后,她的手就松開了,男人也看準了這個時機,迅速把手抽了回來,然后又把目光看向了詩雨,心里卻覺得這個丫頭的冷靜自制不一般,想到這兒,再看了一眼白亦歡后,直接轉身走了。

  看著男人離去的背影,詩雨忍不住有些偷笑,又看了看白亦歡,心想,這丫頭真是有艷福,無論是他還是葉昭,都和她有著不一樣的關系呢。

  然后,詩雨坐下,等著她醒過來。

  她癡癡的望著仍在熟睡的她,心里忍不住想起,和她之前相識的種種,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選擇跟著她,甚至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如此安然的待在她的身邊,是不是眼前的人真的有一種神奇的魔力,想到這里,不禁笑了笑,然后又抬起手想要撫摸上她的臉頰,可是指尖所觸碰的不僅僅是軟嫩的觸感,更有一種心里潛藏的激動。

  白亦歡睡夢中,隱約感覺到臉上冰涼的感覺,但是仍舊無法叫醒自己,腦海中閃回的只有他在自己耳邊說的那些話,時時刻刻盤旋著,時時刻刻徘徊著……

  “歡兒,你醒了嗎?”

  詩雨見白亦歡似乎在chuang上翻了一個身,便小聲輕輕的問道,而白亦歡似乎沒有聽見這聲音,轉身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

  不知過了許久,白亦歡終于悠悠的醒轉來,只是睜開眼,卻發現自己的身邊原來空無一人,她在想,難道那些全部都是夢嗎,可是它們竟然那么真實,她不敢置信的用自己的手摸著臉,但是這種感覺并不想夢里那樣縹緲虛幻,她不知道真或假了,索性就停止思考,繼續躺著,在她那里,似乎很久沒這樣安心的躺臥了。

  詩雨從門外走進來,手里仍舊拿著一碗粥,沒有任何遲疑徑直直接走到chuang榻附近,剛剛把粥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就聽見了她的聲音。

  “嗯?詩雨,你怎么在這里?”

  “歡兒,你醒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一直在這里啊,只是你一直不醒,我也沒有叫你,然后我瞧著粥快涼了,便直接出去熱了下啊。”

  “原來是這樣,我就說詩雨不會離開我的嘛!”

  詩雨笑笑,沒有說什么,反而用手指給白亦歡彈了一個腦瓜崩兒,白亦歡呢,一邊抱著自己的頭大聲喊著疼,一邊向詩雨做著鬼臉,詩雨自然是無視眼前這個幼稚兒了。

  “好了,過來,吃東西!”

  “好嘞!”

  詩雨話音剛剛落,白亦歡立刻就直接跑到了桌邊,坐在凳子上,拿著詩雨給她做好的粥,大口大口的吃起來。

  “歡兒,還疼么?”詩雨溫柔的說著。

  “嗯,可疼了,詩雨你真是不疼我了!”一邊吃著詩雨的粥,一邊委屈巴巴的望著她說道。

  “好吃嗎?”詩雨沒有理會她,又繼續說道。

  “嗯,好吃詩雨做什么都好吃,除了藥。”白亦歡說完,又開始吃起來,仿佛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一樣。

  “臭歡兒,慢點吃。”看到她這模樣,詩雨也忍不住笑起來,簡直跟個孩子一樣,想到這里,手不自覺的撫摸著白亦歡的頭發。

  “詩雨,我躺太久了,你一會兒陪我走走好嗎?”

  看著白亦歡抬起的眼眸,詩雨呆住了,只是在剎那間,笑了笑,又點了點頭,一只手仍舊撫摸著她的發梢。

  白亦歡看著她的笑臉,輕輕說了一句。

  “詩雨,你,最近,好愛笑!”

  詩雨聽完,一瞬間有些呆愣,不過還是說道。

  “因為我有你了啊!”

  這一次,輪到白亦歡呆愣了,許久,姐妹二人哈哈大笑起來……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
清明充值活動,充100贈500VIP點券! 立即搶充(活動時間:4月4日到月6日)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絕命妖姬 一代寵妃書評:
江西快3开奖历史开奖 十一选五2码最强组合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怎么看 河南11选5大小走势图 快乐12历史开 2020世界杯 黑龙江11选5下注 天津11选5走势 周口期货配资 安徽十一选五开什么号 北体育彩票排列七 四方河南麻将官方苹果 星悦浙江麻将老版本下载 未来普洱麻将微信群 极速飞艇计划破解版 甘肃快3走势图 足球直播网站